未告知买受人法拍房物归原主 依法竞拍为何横生枝节? - 天道自动采集新闻蜘蛛池4.2 "/>
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千城联播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日报 > 国际网络新闻 >

未告知买受人法拍房物归原主 依法竞拍为何横生枝节?

点击:61728
  

  未告知买受人,法拍房物归原主。依法竞拍为何横生枝节?

  据中国之声报道:司法拍卖是指人民法院将被执行人财产依法拍卖,并用所得金额清偿债务的司法行为。而网络司法拍卖就是把拍卖过程搬到网络平台,以网络电子竞价方式处置财产。因为网络司法拍卖既有法院公信力背书,又方便快捷,近年来,越来越多人参与其中。

  河北承德的刘晓丹在2017年通过网络司法拍卖买到了心仪的房子,交了钱,等了近两年,房子却又回到原主人手里。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通过网络司法拍卖买到房子,拍卖款竟被突然退回

  刘晓丹是河北承德市承德县人,今年五月份,她偶然发现,自己代发工资的银行卡在4月25日有一笔80多万元的进账。

  刘晓丹:“我当时第一反应还以为飞来横财,这是什么情况,别打错了是不?一瞅是承德县人民法院打的钱,我就懵了。”

  刘晓丹说,这钱是承德县人民法院强行退还给她的购房款。这笔房屋买卖交易,还得从两年前说起。

  2017年8月,人民法院诉讼资产网发布了一则拍卖公告,承德县人民法院将通过网络司法拍卖的形式拍卖承德县下板城镇广兴小区的一处房产。当时,刘晓丹父母的住房面临拆迁,需要另购置一套,经过慎重考虑,她决定给父母拍下这套房子:

  刘晓丹:“因为司法拍卖比正常别的途径拍卖我认为要可信一些。另外,司法拍卖相对来说比市场价要便宜,我就在网上拍了这个房子。”

  拍卖就是价高者得,2017年9月17日,经过多轮加价,刘晓丹最终以803630元的最高出价拍下了这套约198平米的复式住宅。成交之后的第一时间,刘晓丹就拿到了《网络司法拍卖成交确认书》。《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第二十三条规定:拍卖成交,人民法院应当作出裁定,并于价款或者需要补交的差价全额交付后十日内,送达买受人或者承受人。

  按照流程,只要承德县人民法院确认相关信息并作出裁定,刘晓丹就可以去房管部门办理房屋过户手续了。但这份执行裁定,刘晓丹迟迟没有等来。

  我联系上了承德县人民法院执行局的执行人员金大军同志。他跟我说,这个房子没有腾空,以房子没有腾空的事由,一直没有交付给我。

  房子没有腾空,这让刘晓丹不能理解,她认为法院在进行司法拍卖前就应该对房子进行查封。对此,承德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马晓辉曾在2018年2月给出过答复,在一段刘晓丹留存的的录音中,马晓辉坦言,担心清退住房之后拍卖流拍,就采取了先拍卖后清退的做法。

  马晓辉还向刘晓丹通报了承德县人民法院迟迟没有作出裁定的另一个原因——有人举报这次拍卖程序违法,县检察院和县人大先后介入调查。

  接受了一段时间的调查以后,县检察院认为咱们的程序合法,没有违反法定程序,跟县人大的沟通结果是,县人大初步认同咱们法院的办案程序。

  当时,马晓辉向刘晓丹承诺,等有关部门调查完毕,会尽快重启执行工作。

  等待并未换来合理的结果。房子竞拍成功一年多之后,刘晓丹从朋友那里获知,房子之前的主人与原债权人的经济纠纷被调解了,房子又回到了原主人手里。2018年11月,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终止了对刘晓丹所拍房屋原涉经济纠纷的执行措施。

  刘晓丹提供的一份案号为(2018)冀08民终2680号的民事调解书显示,被终止执行措施的房屋确实是她所拍得的房产。而刘晓丹称,作为法律意义上的房屋买受人,她对这一切完全不知情。

  刘晓丹:“这个调解只针对于当时这个房子有纠纷,借款人跟债权人之间调解的,但是这个房子实际上我就已经取得所有权。如果说这个房子有什么异议是吧?肯定得有我到场,我同意你们调解,你们才可以针对我这个房子进行调解,对吧?”

  今年4月,当初交给法院的全部拍卖款被强行退回刘晓丹的银行卡账户,刘晓丹说,至今,没有任何一方给过她一个合法合理的解释。

  法院屡屡推脱答复,专家表示可申请国家赔偿

  中国之声记者跟随刘晓丹来到承德县人民法院,在接待大厅等侯了五十分钟,工作人员先后帮刘晓丹联系了此案的前执行人员金大军、现执行人员宋永超和副院长郭怀荣,三人均表示这个案子不归自己管。

  法院工作人员男:“喂,金哥,刘晓丹这个案子,刚刚宋永超给(我说)找郭院长了,郭院长说还是得给你们拍卖前的联系(对方挂电话)。”

  记者:“他说什么?”

  法院工作人员男:“他说他也不管了。”

  刘晓丹:“谁都不管那我找谁啊你说?”

  在刘晓丹提供的她与承德县人民法院院长吕建信2018年11月13日的短信往来中,吕建信表示,县法院“作为下级法院,没权力让上级法院怎么做”,建议刘晓丹放弃购房。如果坚持购房,则需要刘晓丹自己找中院撤销这次民事调解。对此,刘晓丹说,她曾试图找市中院沟通,但连门都进不去:

  刘晓丹:“没有法官,没有调解员接待我,中院那大门我根本就进不去。”

  随后,刘晓丹和记者来到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希望能见到主持此次调解的审判长崔向京,但是工作人员说崔向京出差了。参加了那次调解的书记员张伟佳说,她也没能联系上崔向京,建议刘晓丹通过县法院执行局与市中院交涉解决。

  兜转了一圈,刘晓丹还是没有找到能给她一个明确答复的人。除此之外,找谁来赔偿也让刘晓丹犯难。

  刘晓丹:“这两年,我们承德房价也涨了很多,我用17年房款再去买现在的房子,我也很难能买到这样的房子了。谁来给我补偿?律师告诉我,我如果是起诉的话,既不属于民事诉讼,也不属于行政诉讼。我告法院这个事根本就不成立。”

  对此,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研究院教授谭秋桂表示,承德县人民法院在拍卖成交后既没有作出拍卖成交裁定也没有作出撤销拍卖裁定,是一种消极执行行为。承德县法院后来退回刘晓丹拍卖款,事实上是撤销了拍卖。根据《网络司法拍卖规定》第32条的规定,刘晓丹可以申请国家赔偿。

  通过司法拍卖依法竞拍成功的房产,法院为何迟迟不下拍卖成交裁定书?承德县法院已经依法拍卖成功了的房产,承德中院为何还能调解原经济纠纷?诸多疑问,谁来答复?中国之声将持续关注。

  央广记者 谭朕 肖源

  ​

顶一下
(21642)
踩一下
(7667)
------分隔线----------------------------
------分隔线----------------------------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本网服务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总编邮箱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